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历史

更新时间:2019-10-05 07:42:33

绝品贵婿 连载中

绝品贵婿

来源:方程楚楚 作者:小蚂蚁分类:历史主角:方程楚楚

方程楚楚为主角的小说叫《绝品贵婿》,《绝品贵婿》小说是一本历史,在这里可以阅读方程楚楚的小说,绝品贵婿小说璧坐玑驰,提供方程楚楚小说阅读,文笔成熟,独具匠心,该小说叫做绝品贵婿,为您提供方程楚楚绝品贵婿小说阅读,.........展开

精彩bet 365-体育投注_bte365-体育投注_bet 365体育投注网址试读:

“方程,你过来干什么?谁让你来的?”

在某个高校的大门外,楚楚拧着脸,用一种厌恶的表情对着她前面的人。然后她小心地环顾四周。

“快走吧,要是让我的朋友发现了,我跟你没完!”楚楚赶紧拉着方程想要快点离开这里。

她噘起嘴唇,带着方程快步走。

方程是来替老婆楚翘来接她妹妹楚楚回家的,一般这种事情基本上是楚翘来做的,不过楚翘好像临时有点其他的安排,就只能通知方程代劳了。

当他们俩就要离开的时候,几个女学生面对着他们的汽车走来,她们并排走着,看到楚楚后就把他们的车围了起来。

“哎呦,原来是大美女楚楚啊!”

楚楚一听,表情就变了变。然后看着旁边的方程,不由来的一阵心烦意乱。

真是怕啥来啥,过来接自己的是自己平时最不待见的人,家里的傻子姐夫。来到这里简直是给自己丢人。想要赶紧离开呢,到头来终究没躲掉。这几个说话的家伙,平日里没少和自己拌嘴。

“干嘛。有事吗?”

楚楚假装随意地笑了笑。

“没事儿,看见你了,和你问声好。”其中某个短头发的女孩嗤笑道。

那个说话的女孩仔细地看着方程。忽然,她睁大了眼,大声地喊道:“啊,楚楚……这个好像就是你家里的那个傻子吧?好好的,干嘛把这个傻子领到学校了?”

楚楚又羞又怒,也懒得再与对方虚与委蛇,“有你啥事,咸吃萝卜淡操心,闪开!”

楚楚将女孩推到一旁,再把方程拖进车里,啥话没说就把门给拉上了!

“赶紧走啊,你打算要继续在这看热闹!”楚楚咬牙切齿生气地说道!

方程敲了敲他的手指,然后开始默默得点火起步。

楚楚闭上眼睛,耳边似乎还能听到那些人的嘲讽的话音,气的胸口迅速地上下翻动。

“速度点!”楚楚愤怒地喊道:“真是个傻子!”

“真不晓得我姐姐是哪根筋不对了!找了个傻子当老公!连一份正经职业也不找,结婚后吃喝用的都是我姐掏钱,窝囊死了,话都不会说!”

“如果换做是我,**脆不活了!”

楚楚喊道,但前边的方程继续保持着沉默。

楚楚骂着骂着又笑了起来:“真是的,我为什么要和你这个傻子生气,看来我也是被你给传染了。”

说着,楚楚转身向车外望去,说是不生气了,可是从她那一脸厌恶的表情中,还是可以看出来她的情绪并不如她所说的那样。

方程眨了眨眼睛。

傻子?

这个词到目前为止,也记不清被人叫了多久了。

当年他的双亲一夜之间消失不见,一个不明身份的老人找到了他,那举止异常的行为,也让方程知道,这家伙绝对是一个奇人。

老人告诉方程,如果他想找到自己的父母,他就得忍受世人的百般嘲笑。

他那时悲痛欲绝,没有考虑就同意了。于是老人就把他一生的本事都如数给了方程。

从那以后,老人就消失不见了。

但学会一身本事的前提,就是整整十年时间,不能够说话!

不然的话,体内被老人传授的功法和能量将不受控制,最终导致功力丧失不说,方程还有可能会丧命。。

这和故事一样的事情,真的就被方程碰上了,不过方程就相信这是真的。于是从那以后,方程就没再开过口。这就是为什么方程被冠上了傻子的名头。

别人认为这是由于他的双亲消失,所以他把自己哭得失去了声音,但没有人真正明白事实令人震惊。

这么多年不开口的傻子生涯,所有的人都可以欺负他!

不过算算日期……这个期限也该到了!

想了想,还挺激动,方程深呼吸,把按捺不住的情绪平复了下来。

从今日起,他就要和傻子的头衔说再见了。

考虑到这一点,方程不禁兴奋得眼神闪闪发光!

汽车快速开进了楚家。它一停,楚楚就迫不及待地一刻也不愿意呆的跑了出去。

她边跑,还不停地挥手扇风,就仿佛在车里呆的久了,已经被车里的空气污染了一样。

方程并没有多说什么,锁上了车,然后一个人回到了二楼自己的房间里。

他哪儿还有心思和楚楚纠缠什么面子问题,这个时候,他已经能够感觉到功法的能量开始游走全身了。

十年的忍耐可不能因为这个小事儿,就白白耽误了。

方程进入了自己的屋子,一眼就看见了放在桌子中央台历本,方程嘴角微微扬起,然后用笔把上边标记的日期,轻轻得勾掉!

整整十年,这么久的憋屈日子,到此为止了。

爬到床上盘起双腿,方程调整好呼吸,然后调动全身的功力,准备一举冲过这个障碍!

而正当方程在练功的紧要关头时,外边楚家岳母尚静从大门外走了进来,旁边还有跟这个面带微笑的男子,年龄看着不大。

“你要过来,也不提前说一声,什么都没准备,家里乱死了。”尚静带路去大厅:“你先坐下,我去倒杯水去。”

这个人是尚静最好的朋友的孩子邓宏胜,一个典型的高富帅。

“阿姨别那么客气,都是自己人,我就是临时回国,想好久没见您了,顺便也见一下楚翘。”

邓宏胜拿起杯子,自己动起手来。

“如果我没有留学就好了,保不齐咱们就成了一家人了。”邓宏胜笑了。

尚静的嘴角也很不自然地露出不明意味的微笑。

邓宏胜家和自己家也算是老关系了。当年在一个院子里,邓宏胜可谓是一个相当有前途的聪明少年。两家关系又特别好。尚静那时甚至一门心思准备把自己的闺女楚翘撮合给邓宏胜呢。

可是谁能想到那个死丫头,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,选择了那个傻子凑成一对。

提起这个事儿,尚静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“对了静姨,这是我给大家带的东西,不是什么太值钱的。就是点心意。”邓宏胜微笑着,眼神环顾四周。“顺便问一下,翘翘呢,她的礼物可是我精心挑的,我想专门送给她。”

“哦,翘翘还有工作要忙。”尚静答道。

邓宏胜的脸上流露出失落的神色,然后他又问:“翘翘的老公在吗?听说,他是一个挺有特点的人,是吗?也不知道,能让翘翘心动的,是怎样的一表人才?”

“正巧过段时间我要去区长家拜访,如果真的那么优秀的话,我也顺道帮着引荐引荐。”

邓宏胜说话的时候,他的脸上充满了善意,但其实话里话外,都满是一种恶意。

来之前就已经听说过方程的事儿了,邓宏胜觉得这样的家伙,真的不配和自己做对手。

尚静心里听着这番话更加激动了,立刻朝二楼拧着眉头大喊:“人呢,在屋里鬼鬼祟祟的干嘛呢?下边这么大的动静,也不出来招呼招呼?”

不过,这个时候的方程是至关重要的时刻,哪里有空去听外界的动静,更不用说出来迎接了!

但是里间的楚楚听到妈妈的喊话,就看看是什么情况。结果发现对方的身份后,楚楚的眉头也拧了起来:

怎么是这个讨人烦的苍蝇?

“妈妈,刚才在听英语听力,带着耳机呢。你们的动静我没有注意。”楚楚和尚静说道。

楚楚说完,邓宏胜马上想要站起来说话,不过楚楚不等邓宏胜说什么呢,直接一个转身就走向了二楼。

“我看看方程在干嘛”。

楚楚虽说不喜欢方程,但相比较来说,她更加厌烦邓宏胜。

方程虽然是不会说话的闷蛋,但另外一个是让人心烦的绿豆蝇,相比较来说,还是闷蛋更让人能接受一些。

“赶紧喊他,真不知道这么一个废物,怎么也成天的摆谱?最起码的礼貌都不懂吗?”

尚静越想越气,忍不住的怒喝出声。

“哎呀阿姨没事儿,别为这么点小事气坏了身体。毕竟,人家也是楚翘自己的选择嘛,想要更改还是有一定的难度的。再说了,翘翘也执意要和对方结婚,我们也做不了她的主嘛。”

邓宏胜口中说着劝解的话,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充满了不屑和蔑视。

但是尚静听了,就觉得,如果当年她没有答应这种玩笑的亲事,能给方程进入这所房子的机会吗?

尚静的表情更加难看了,对方程真是越想越气。

邓宏胜看这里,很开心。

一开始,他就已经把楚翘当作是内定的妻子的,谁知道自己到国外才短短的两年时间,就被方程给半道截胡。

说白了,邓宏胜就抱着打脸的目的来的,就是要让方程和楚家人知道,当初放弃了自己,选择了方程,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。

同时也暗示尚静,和自己比起来,方程差的何止十万八千里?

好好的金山银山不选,非要去挑一个粪堆,说出去,真是本世纪最大的笑话。

邓宏胜眼睛闪烁着嘲笑,现在也不说话了,就在那望着二楼的方向,一脸的鄙夷。

正在往二楼去的楚楚可是不清楚邓宏胜心里怎么想的,不然也不会主动请缨的上二楼叫方程了,毕竟他可是一个外人,而方程再怎么说也是自家人。

此时的楚楚皱着眉头,对方程的卧室门说道:“大白天关着门,有什么秘密还怕别人知道吗?真是有病!”

说着这些话,楚楚忍不住地把门打开,然后就看见方程**身体地坐在床上。

楚楚惊呆了!

健康色发亮的皮肤,八块结实的腹肌,还有……楚楚完全惊呆了。

而方程此时也是愣住了,被小姨子这么突然得闯进来,最关键的是这个时候自己可是**的啊。

这要是让别人听说了,那事儿就闹大了!

“啐!你个流氓!”楚楚终于回过神,脸涨得通红,赶紧给带上了门。

“你疯了,好好的光身子干什么,也不知道锁门!我妈在楼下找你!有一个访客。赶紧的!”说完这话,楚楚脸色通红,气鼓鼓地走下楼去。

尽管楚楚发了一通火,可是就是莫名其妙的,她的脑海中已经被刚才自己看到的那一幕填满了,一闭眼就是方程那一身健美运动员一样的体型。

楚楚咬紧牙关,赶紧又摇了摇头。

“他在干嘛?”

刚才楼上发生的事情,尚静并不知道,也没有听到声音。所以看到楚楚下来后,就问了一句。

“快下来了”。楚楚现在心里满是烦躁,也顾不上给尚静解释什么,就坐到了旁边。

楚楚猛然出现吓了方程一跳,但幸运的是方程没有受到她的打扰,而是成功地冲开了最后的关卡,然后闻到了身上传来的一阵阵难闻的味道。

向下看,方程看到自己的身体上有很多黑东西流了出来,忍不住笑了。

“那么,一切都结束了。”

方程用嘶哑的声音说道,听起来像百次磨损的磁带,令人毛骨悚然。

他已经长达十年之久,没说话了,他能发出来声音就已经很不错了,但他明白要不了多久,自己就可以重新达到一般人的状态。

“阿姨,方程在你们这的地位是不是一直都很高啊?”邓宏胜的眼里闪过一丝嘲讽。

尚静面色顿时青了,什么地位高,自己可不缺心眼儿,邓宏胜话里的讽刺意味,她再听不明白就白活了。

一个窝囊废的赘婿,居然敢让丈母娘等这么长时间,简直是无法无天!

尚静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了,眼看就要忍不住起身,亲自去看个明白了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,方程下来了。

邓宏胜看着过去,它的眼睛立刻充满了轻蔑和嘲笑。

“这种人,居然能和我的楚翘组建家庭?”

猜你喜欢

  1. 总裁小说
  2. 都市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耽美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