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奇幻

更新时间:2019-04-03 07:07:18

重生神宋小白狐 已完结

重生神宋小白狐

来源:叶小白王青琅 作者:龙套有三千1分类:奇幻主角:叶小白王青琅

该小说名字叫做《重生神宋小白狐》,主角是叶小白王青琅,《重生神宋小白狐》是一部奇幻小说,一针见血 ,结局出人意料,让人眼睛一亮,推荐阅读,在这里为您提供重生神宋小白狐龙套有三千1小说阅读,叶小白王青琅小说名字叫做《重生神宋小白狐》,小说讲述叶小白王青琅之间的故事,.........展开

精彩bet 365-体育投注_bte365-体育投注_bet 365体育投注网址试读:

《重生神宋小白狐》 第四章瓦擦,真命天子 免费试读

“疯和尚,道爷我跟你拼了……”胖道士的怒吼声几乎响彻整片齐云观,引起山上一片野兽嚎叫。

叶小白紧接着就见到一个人倒飞出了大殿,胖道士也跟着势如疯虎的扑出来。那重达几百斤的身体,犹如一堆飞行的肉山轰然落下。

疯和尚连滚带爬的躲过:“今天贫僧身体不适,暂且饶过你。”

这老无赖倒是精明,自己占便宜就认输。胖道士也不是好相与的,跟着他后面追杀。一个强横野蛮,一个摸打滚爬,一时之间也难以分个高下,只是越打越远。

躲在柱子后面看两人走远,叶小白方才左右看看,急忙走进大殿。自己所丢失的妖族功法就在眼前,静静的躺在地上,旁边是道士刚扔上神案后自己滚下的香炉。好在那铜质的香炉里面没有烟火,否则这饱经风霜的妖族功法,怕是要飞灰湮灭了。

叶小白急忙上前,要将被撕毁大半的妖族功法捡起。白茸茸的爪子刚伸出去,忽然平静躺在地上的香炉发出一道金色光芒。光芒化作千万道金针,汇聚在一处轰击在小白同学的身上。

叶小白哀鸣一声,他急忙后退闪避在大殿之外。

“法器!”叶小白就地一个打滚,当他刚离开大殿,那香炉就不在发光。静静的躺在那里,质朴古拙的香炉好似凡物似的,没有丝毫特异之处。

嘶,叶小白尝试的向大殿再次踏了一步,只见破旧的香炉微微颤动。他急忙退了出去,甚至滚下了大殿的石阶。

由此他确定,这齐云观中怕是出过高人,那香炉正是一件降妖的法器。自己体内含有一颗妖丹,若真是炼化不一定害怕这小小法器,可此时自己若被这法器盖住,妖丹说不定没啥事,自己这肉身怕是要毁于一旦。

他步步后退,看见远处打闹声再一次靠近,只得急忙躲进茂密的野草丛中。

片刻后,刚才打的一塌糊涂的两人,又重归于好的回来。叶小白心中暗恨,这两个祸害竟然没有打死一个,实在是太可惜了。

紧接着两人走进了大殿,火盆都被掀翻,他们也没有再生火。看两人的模样,怕是要吹牛到天明。叶小白等了很久,眼看没有机会,只得暗暗的离开。

他本想拿到功法就离开齐云观,只可惜没有拿到功法,他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到哪里去。糊里糊涂的在偌大的齐云观中乱转,莫名其妙又转到了齐云观后院的竹林中。

看见这竹林,他心想晦气,就要离开。还没走两步,竹林中忽然传来砍伐之声。如此深夜,竟然有人在观里砍竹子,叶小白好奇的向竹林看去。

叮叮声不绝于耳,月夜下显的有些诡异。

叶小白轻手轻脚的往竹林内走去,叮叮声越来越大。直到黑暗的竹林中,终于出现了一个修长的少年身影,正以丑的一塌糊涂的姿势胡乱的舞剑。

这是什么破剑法,就连叶小白这位外行人看了都连连摇头,完全是发疯嘛。这么想来,他也猜到这舞剑之人是谁,自然是齐云观中第三个不正常人类,王青琅。

王青琅好似月夜狼人,在这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发泄着心中的疯狂。砍到激烈处,还会如同野兽般的怒吼出来。

砍到最后手都拿不稳宝剑,宝剑脱手而出,几乎贴着叶小白的脖子飞了出去。围观看戏的小白同学,摸了摸脖子,立刻退出两丈多远心惊胆战。

他躲在竹林一处岩石后,接着看着那位少年疯子。

月轮时隐时现,不过叶小白一双兽目自然不需要借光,他遥遥的看见丢失宝剑的少年,此时跪在地上抱着被砍的稀里糊涂的竹子痛哭。拳头狠狠的往地面砸去,一拳又一拳砸的血淋淋的,尽管别人看了都疼,他自己却没有感觉。

“啊……你们辱我、骂我、抛弃我,我王青琅在你们眼中原来就是废材。”王青琅拳头流血、泪流满面的仰天大喊,“秦洛女我与你青梅竹马,你却退婚让我受到如此羞辱。这耻辱,我王青琅绝不会忘记。”

叶小白躲在岩石之后,正要离开,突然听见了退婚两字,出现了一股非常强烈的即视感。

细细品味一番不禁浑身一震,再看这竹林之中可怜至极的少年,仿佛隐隐有王八之气酝酿。喜欢看白同学情知,最牛逼的三种人,无非是被退婚的、家族废材的、被人杀全家的。

看似神经病刚出院的少年,竟然占了其中最牛的两项,简直让人羡慕啊。叶小白满心都是嫉妒,这简直就是传说中的,主角命!

大神,求罩啊,你需不需要魔宠?叶小白只觉得这少年全身发光,恨不得自己立刻上前去拜大哥。

“你们给我记好,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莫欺少年穷!”王青琅咬着牙,捏着拳头一字一句的念道。

是了,莫欺少年穷,这种大杀器都出来了,没跑啊……这就是传说中的真命天子啊。叶小白兴奋的快要跳出来,大喊一声,大哥你收下我吧。

之所以没有跳出去,一是因为叶小白怕吓到他,二是这小子正在发疯只怕看到目标就会乱砍。小白同学急忙压抑自己的兴奋,心想这时候也该老爷爷上场了。

只可惜扫视了少年全身上下,既没有戒指也没有项链啥的。

少年犹如受伤的野狼,眼泪慢慢的停止,随后毅然起身转身往回走去。叶小白跟在后面,念叨着老爷爷怎么还不上场。

少年的背影苍凉、无助,看来老爷爷没有上场的戏份。叶小白在心中叹息,就算没有老爷爷起码也要来个老奶奶、老母鸡、老母猪之类凑数吧。

等等,老爷爷不就是npc嘛,叶小白突然发现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在点醒自己。我堂堂一个白领为啥要穿越,为啥命运坎坷……这一点都不符合穿越者的气质。

难道,上天是在指引我,让我当一把老爷爷。我原来身份是,老爷爷!一股使命感油然而生,让他感觉这个夜晚是人生中不一样的夜晚。

发泄完的王青琅拖着疲累的步伐一点一点离开鬼影幢幢的竹林,心如死灰的模样,终于从疯狂陷入了冷静。不过他的思绪还停留在耻辱之中,怕是会成为一辈子的心理阴影。

还差一步就要离开竹林,回到他平淡无奇的生活中。可是命运和他开了一个玩笑,只见一道白影在身边划过,一条小白狐越过他出现在他归路之上。

停留的位置恰到好处,拦截了他那条平淡无奇的归路。

叶小白第一次找到了自己的存在意义,他压抑住满心的激动,缓缓转过身,以一种普通狐狸所无法做出的笑脸看向这位失意少年。如果此时他能长出一把白花花的胡子,佝偻这身子站起来,那就更加完美。

虽然什么都没有,他却坚信自己npc的身份,很有气势的上下打量这位真命天子。

身怀主角命而不自知的王青琅,丝毫没有遇到老爷爷的觉悟。冰冷如野兽的视线落在碍事的古怪小白狐上,毒舌的本性再一次暴露无遗:“你不是白天那只恶心的小白狗吗,拦我的路想找死?”

叶小白笑容一滞,不过随后宽慰自己道:哪个真命天子不是桀骜不驯的,谁让人家是主角命,自己一定要忍。

“滚!”王青琅二话不说,上前就是一脚要将这条丑陋白狐给踢飞。

这对待老爷爷的态度也太差了吧,叶小白急忙躲开。好在这位少年体力透支,根本踢不到他。

只是他刚躲开,这位少年就大步的往前走去,对于一条小白狐,他根本没有兴趣。向前走了四五步,叶小白再一次挡住了他的去路。

“骚年,你真是有眼不识老爷爷!”叶小白尽管对胖道士和疯和尚胆寒,却不至于害怕一位还没崛起的真命天子。

他突然人立而起,将准备再一次出脚的王青琅看的愣住。

“我打!”叶小白喔喔的说着狐语,竖起一只爪子,呼喝一声向旁边一棵小儿手臂粗细的青竹劈去。

坚韧挺拔的青竹应声而断,被劈中的部分咔擦一声被劈出不规则的断口。

嘿嘿,叶小白随着呼喝声舞舞生风的打着组合拳,猛地跳起,一脚踢中了另一棵细竹。体内妖丹中分割出来的一缕暖流汇聚腿上,再一次成功的发威,让细竹成了两段。

这一下王青琅是真的被吓住,后退了两三步,震惊的看着面前发疯般的狐狸。妖怪,他心中一寒,竟然连逃跑的念头都生不起来。

叶小白这才重新趴回地上,两只爪子抱住一块石头,在地上扒拉了一番。

王青琅借着月光看去,方才看清这狐狸竟然一笔一划的写出一句话:“嘿嘿,骚年不要怕,我就是你的生命中的老爷爷。看来你需要些帮助,恰好我可以帮你。”

会写字、会劈断竹子的狐狸,这是第一次叶小白如此直接的将自己特异一面展现给别人。生命仿佛从此时起归入正途,难怪自己这么多年命运不顺,原来是没碰到这位真命天子的相助。

写完这番话之后,看见王青琅渐渐从恐惧中恢复,心中赞道这少年果真不同凡响。要让真命天子认同,怕是要施展一些真本事。

他便又人立而起,爪子掂了掂石头,哇呀一声叫喊,持着石块就往自己的额头砸去。叶小白当然没有学过铁头功,不过他刚刚发现,体内那股暖流似乎极为有用,无论汇聚到哪里,都能让自己哪里坚硬无比。

可是石头与头颅轰的一声相撞,石头却没有发出拍碎的声音。咦,我体内的暖流呢?

叶小白在拍出石块之后,方才发现体内的暖流似乎用完了似的,没有再出现。头部隐隐作痛,他另一只爪子摸了摸额头,再放在眼前观望,爪子上一片嫣红。

刚从惊恐中一点一点恢复的王青琅,只见那只狐狸搬起石头砸了自己额头一下。一声轰响之后,狐狸把自己砸昏在路上。

额,老爷爷难道出师未捷身先死了?

猜你喜欢

  1. 总裁小说
  2. 都市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耽美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